雪染梨花开

兰襟旧事

这里的难平不是苏涉的佩剑啊,是指瑶瑶的心态

这几天一直在听第二季的第八集(没错就是踹人的那一集),聂大痛心疾首说出那些话的时候有没有想过瑶瑶的感受?因此我对聂大的印象直接下降到最低点

聂大也许是无私的宗主,也许是让聂怀桑安心的哥哥,但他不适合瑶瑶的


十五 难平


“大哥,你怎么了?”


聂筠虽然怕大哥聂麒,可也是关心他的,见他没有像以前那般催促自己练刀大着胆子凑上前问。


“没有。”不知道蓝涣有没有把道歉的东西交给他,他有没有收下。


温昀和蓝珩合籍后温昀辞去宗主之位,将手中的势力一分为三,自己的两个儿子各占一份,看好的族人一份,在安排好后悄然离去,和蓝珩安心在云深不知处住下。


金子遥对此松口气。温家没有独大一家也就没有后面一系列的事情,各自安好,幸甚幸甚。


他甚至把后路都想好了,等到了适当的年纪请辞,阿凌继任宗主,他就不再回来了。


聂麒送的东西已经通过蓝涣交到他的手上,面无表情地扔在犄角旮旯任其生灰。学业结束时自己和哥哥去看望两位姨娘耽误几天,等回到兰陵时已经是又一年的风景了。


金凌抱着一把小剑跑过来,后面跟着不放心孙儿的金光善,“阿爹,小叔叔!”


疼侄子到骨子里的金子遥瞬间把糟心的聂麒扔到天边去。一家人在小亭赏景,金子遥讲起在云深不知处和前世经历的一些心得,手里还不时给金凌喂偏甜的点心。


上一世先是成长环境后是仙督困住,虽然死后以残魂的形态留在世界也是小心躲藏。这一世在蓝家长大,形成每到一地就要停留几日的习惯。看一看当地的风景,也因此养成了他的乾坤袋中有一处是装满乱七八糟的东西。小到吃喝玩乐,大到各地异闻趣事。


他看过塞外的黄沙见过北方的雪山,听过驼铃的叮当声和雪压断枯枝的嘎吱声,在仰望满天星斗时的一片静寂,让他恨不得身化尘埃与它们在一起。


也曾偷偷溜到茶馆听说书人说那些游侠浪子、英雄好汉,男孩心中也有大侠梦但也敌不过现实。三坠台让他断了心中对父兄的念想,终于变成了一个人踽踽独行在黑暗,小心翼翼地藏好自己认为美好的回忆。


“小叔叔,阿凌会保护好你的!”


稚儿的话言犹在耳,金光瑶只能轻轻摸摸他的发顶:“知道啦,小叔叔等着阿凌呢。”


其实聂怀桑不用做那么多的。他自己的身体还不清楚吗,早就活不了几年了。只可惜还不能替阿凌铺好路,吃了多少丹药也只换了十三年而已。


“小叔叔?再给阿凌讲讲嘛……”


“好,在大雪山上有一眼温泉,猎人们说那是仙人在飞升前留下的馈赠……”

评论(3)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