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染梨花开

兰襟旧事

金霖越来越像瑶瑶了


二十 缘由


薛洋接到消息时正在给晓星尘宋岚讲魏婴的糗事。


蓝家求学过后,魏婴和江澄参加江厌离的婚礼,虽然金子轩在他们眼中是毛病数不完,无奈是师姐(阿姐)心仪之人和阿瑶的哥哥,所以在找茬打一顿后也就认了命。


“洋洋,你和我小师叔怎么认识的?还有这位宋道长?”


“他们俩?”薛洋斜看一眼不远处的两位道长,“求学过后我离开姑苏,说实在我还真的舍不得,难得姑苏的饭菜和我的胃口,蓝家除外。”


“我在吃午饭时和旁边的人打了赌,若我能逗一个人笑他就替我付钱,天上掉馅饼的事干不干?当然干!”薛洋眉飞色舞,“小爷我行走多年,当年和瑶瑶一起时街坊四邻哪个不是见了我就笑?”


江澄也有了兴趣:“人一定不是你选的。”


“可不是。当时那个人手指一人是那个宋岚不是晓星尘。”薛洋吞了一颗糖,“宋岚脸板的啊,真是浪费那张脸了。”


“然后我就走到宋岚面前说了一句话。”


魏婴:“哪句,快说快说。”


“我就说……”薛洋故意拉长调,“道长,你知道一本正经的蓝湛养兔子吗?”


“噗哈哈哈,洋洋真有你的。”魏婴干脆趴桌子上了,“蓝湛那个小古板养兔子,想像不到想像不到……”


“可不是,谁知道蓝湛会养兔子一养一大群。”薛洋故作无奈,“结果宋岚嘴角上扬,坐在旁边的晓星尘都笑的喘不过气了。”


江澄捂着肚子:“然、然后呢……”


“然后?然后我心安理得看着打赌的仁兄哭丧着脸付了双倍钱后悠哉悠哉走了。晓星尘拉着宋岚跟上来说想和我一起云游四方,就这样喽。”


如果金子遥在一定会想到蓝湛养兔子的原因,可惜那时他正在陪金夫人说话。


“……后来我才知道道长的笑点实在是太低了,随便什么笑话都能逗他笑,害得我都不敢讲更有意思的东西给他听,生怕他会把自己笑晕过去。”薛洋道,“真不知道他是怎么长大的,表情什么的都写在脸上了。”


婚宴过后,几个少年相互约好下次见面的时间后各回各家,又是一年,薛洋跟着晓星尘宋岚莫名其妙地在一起了。


“瑶瑶!小爷宰了那个混蛋!”戾气横生,薛洋直接取了降灾往地上一戳,传送阵顿然出现。


“阿洋!”


“洋洋?”晓星尘瞄到信,金家二公子生死不知,这……


宋岚与晓星尘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带好拂尘佩剑,与薛洋一同进入传送阵中。


“温宁,阿遥怎么样了?”金子轩看着温宁不安道,事情紧急,所幸温宁在金家作客,暂时止住血。


“我只是暂时止了血,刀煞在二公子体内流窜,和二公子原本的灵力冲突。”温宁眉头紧蹙,“可惜我针法不及姐姐,她在蓝家,最快也要几天的时间。”


“我已经给蓝家发了讯息。”金光闪烁,一行三人出现,“小医师,你能支持几天?”


“竭我全力也只有五天。”收好细针,温宁回身一礼,“聂宗主,可以告诉我为什么二公子的体内会有刀煞?”


第一次见到少年时,温宁从来没见过一个很特别的人,纵然说他是少年老成,在他看来,像是把一个经历风雨的苍老的灵魂硬生生塞进一个年轻的身体。


任何事任何人都提不起他的兴趣入不了他的眼,他做的一切只不过是责任。


所以当少年回家他为他高兴,有了道侣他也为他心安,少年离开天上仙境染上了人间烟火气。


“刀……煞?”


“还不是瑶瑶心疼他,替他受着!”薛洋怒吼,鬼知道他从哪里找到该死的替身法术的,思极至此,又忍不住骂了句脏话。


……


金霖仔细听着,这些金家人都没和他讲过,他或多或少猜的出来,只是没想到会这么详细。


聂筠一字一句地讲着,聂麒浑浑噩噩地听着。


“……时辰不早了,我也该回去了。”


少年站起身,“我和几位蓝家师兄约好了明日夜猎,今日要早些休息。”


聂麒哑着嗓子:“也好,早些休息。”


“嗯。父亲,小叔,阿霖告退。”


华光闪过,住所没有少年的身影。


“阿霖他……还是怨着我们的。”许久,聂筠道。


少年的拳头攥得很紧,强忍泪意离开。每次清谈会他都会在主持的家族住上几天,他们对他很好,教给他很多东西。


生辰宴后的一年他去蓝家学习,青衡君把他安排爹爹住的安舍居住。晨光熹微,屋内被打扫干净,偶尔还有微风吹进,可舍内的主人换了一个人。


手指贪恋抚摸纸上的名字,蓝家习楷而他的爹爹一手瘦金出神入化。


爹爹……


第二天清晨,一群人按当地人指的方向走进深山。


“符纸信号弹都带齐了吗?”领头的蓝熙道,“金霖师弟,蓝愿师兄托我带来的。”


金光闪过,一丝特制的琴弦乖巧的缠在他的左腕,金霖诧异,然后沉着脸。


能让蓝愿让人连夜带来,看来这次要小心应付了。


拍拍怀里的纸包,金霖跟上师兄的脚步。


事实证明那个邪物果然有些手段,一旦看了眼睛几个呼吸是动不了的,还好蓝家衣上有禁制加上金霖把尸毒粉洒向它的眼睛,否则全身而退都很难。


不过还是被自家长辈罚了一通,蓝家的倒立背口诀,金霖被他舅舅江澄用三毒虐了三天。


薛洋一边吃糖一边含糊不清地说道:“江澄就是那脾气,尸毒粉你自己去拿,我草宋道长不许拿走我的糖那是我小侄子给我的!道长你管管他啊……”


金霖:“阿洋哥哥你要的话我再去买。”城东张大爷跟我熟,他每次都会多给我些。


“接下来去哪儿。”


“先回云深不知处,之后再去岐山。”


“你爹早年向温昀蓝珩借过一个貘状香炉。”趁两位道长做饭薛洋说道,“这些年你也听了不少,你可以借来看看。”


“我不知道聂筠跟你说了什么,你爹说过不后悔,虽然聂家兄弟我看不惯。”


总不能说聂怀桑上一世幕后操纵把他和小矮子害得很惨吧。


告别薛洋后金霖直接传送阵回到云深不知处,得知其回来蓝珩虽然脸色略黑但并没有说什么。如今鬼道逐步得到世人认可,魏婴的表现他也是看在眼里,索性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先生、温宗主。”


温昀点点头,“回来了。”


见孩子神采奕奕,蓝珩感叹不愧是阿瑶的孩子,“你刚刚回来,先去休息片刻。”


“是,阿霖先下去了。”


取了令牌在冷泉呆了一炷香,金霖向两位长辈交代自己的行踪,对遇见聂家兄弟也是详细说明。


“……阿霖想借香炉一用,我要知道当初到底发生了什么。”能让爹爹为父亲牺牲良多。


“也好。”


“阿昀!”


“孩子大了。”温昀道,“也该让他明白了。”


当初事情发生太突然,盛怒之余四个家族纷纷与聂家断绝往来,而这个怒火或多或少影响到金霖。


温昀牵住道侣的手,“这么多年我们从未让阿霖与聂家有任何接触,这次夜猎意外遇见聂麒聂筠,阿霖克制已经很不错了。”

评论(1)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