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染梨花开

番外:后来

祝天下所有的父亲节日快乐

愿我父亲在天堂安好

这篇属于心血来潮的小番外,也可以当作独立的一篇(主要是我都不知道自己写了些什么东西)

又是一年春风起,江南水乡暖花开。

卯时刚过金子遥就睁开眼,替聂麒金霖捏好被角后想轻手轻脚下了床,发现无果后重新躺好看着父子俩。

自从苏醒过来全家把他看的颇紧,尤其是这对父子,吃饭一起吃睡觉一起睡,生怕这是一场美梦,他依旧毫无知觉躺在冰棺里。

“爹爹醒了?怎么不再睡一会儿?”金霖闷声道,许是意识有些不清楚,想了想才明白过来是少年时期在云深不知处养成的习惯。

又似想到了什么急忙下床,跑回自己屋里取出一件瓷器小心翼翼送到金子遥面前:“爹爹,生辰快乐。”

立春刚过万物复苏,金家兄弟的生辰也到了。

敛芳尊苏醒后金子轩放下心中大石也起了退位的想法,确定金子遥无恙后宣布金凌继任宗主与妻度上悠然自得的生活。

对此金凌颇有偷得浮生半日闲的错觉,还好有蓝愿和金霖帮衬,他这个宗主才能喘息的机会。

生辰那天宾客盈门,金霖一天都需要陪着大哥只有早上略微清闲,“这件瓷器是小叔找人教我做的最好的一件了,要是不好看的话,我、我明年接着做……”

金子遥伸手接过瓷器:“谢谢阿霖,爹爹很喜欢呢。”

瓷器触手温润,是上等的暖玉制成,还有体温带过的痕迹,金霖定是护在怀里怕瓷器的冷意冻着他吧。

“阿霖快去忙吧,爹爹收拾完就去找你。”

“嗯,阿霖去帮大哥了。”

脚步越来越远,金子遥翻身滚进聂麒怀里:“大哥,醒了就别装了。”

聂麒倏然睁眼,双臂紧紧把人抱住:“阿遥,生辰快乐。”

把玩聂麒垂下的头发:“大哥我的礼物呢。”

说完手上微凉,低头一看居然是个雷火符和一个发带。

“雷火符和发带一个防身一个进攻,阿遥,我再也不想见你昏迷如此了。”

“那就拜托大哥了。”

生辰宴上,魏婴挤到金子遥身边好笑看着对聂筠的悲惨视而不见:“瑶瑶真的决定了?”

“嗯,决定了。”金子遥道,“等阿霖再大些我和大哥不再过问世事,与大哥隐居。”

“这个世界已经属于新的一代,我已经老了,阿霖他也学会独当一面了。”

宴会过后又是家宴,金子遥自上辈子到这辈子都是不胜酒力,三杯酒灌下去不知今夕何夕,最后还是聂麒扶他回屋歇息。

细细擦拭阿遥的脸,聂麒目光温柔,“晚安,阿遥。”

“千帆过尽,余生就请你多多指教了。”

评论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