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染梨花开

兰陵旧事

大家好,有没有想我呢

祝大家在新的一年里身体健康心想事成万事如意!

下面我简单介绍一下对瑶瑶的称呼

阿遥、阿瑶:只有亲近的人才能用,比如孟诗思思、蓝家那些人、金光善夫妇、金子轩、江厌离、薛洋、还有温昀魏婴两个自来熟


瑶儿:孟诗、思思、蓝夫人、金光善夫妇


小矮子、瑶瑶:薛洋专属名称


小瑶儿:温昀专属名称


目前使用次数最多的人是弟控金子轩


所以出现阿遥或者阿瑶的字样大家不要以为是错别字呀╮( ̄▽ ̄"")╭


十三 聂麒


秋风拂面的时候,蓝涣蓝湛两兄弟被父亲亲手束冠,宣告蓝家的双璧成年。


这对于蓝家可以说是一喜,在蓝家开展清谈会的同时青衡君又宣布家弟蓝珩和温家宗主温昀的合籍,可谓双喜临门。


其实他们完全可以提前几年的,蓝珩顾及两个侄子尚未成年温昀也依着他,如今两个侄子完全可以独当一面,他也不在乎什么,将自己和温昀的关系大大方方露在世人面前。


聂筠背着他哥私下嘀咕两个人的关系早就不是秘密了,被他大哥发现揍了一顿,哀嚎声绕梁三日连绵不绝。


聂筠觉得自己和蓝家命里犯冲。自从金家盛宴成功灌蓝涣酒后,嘲笑蓝涣一杯倒后被热血般的蓝涣折腾的够呛,半哄半劝熬到亥时蓝涣睡下,和同样狼狈的魏兄碰面,之后两个人被打了一顿、跪了一夜的自家祠堂。


“哼,明日练刀的时辰加倍,不练出个模样你的那些东西就一把火烧了!”


“哥,别啊!!!”


聂宗主再一次默念心法口诀,自己的弟弟怎么就不像蓝家金家的那样听话懂事,蓝湛就不说了,就金家的那个小的提起来谁不是人人说好?


上次的金家盛宴,他远远看过金子轩的双生弟弟,钟灵毓秀不外如是,举手投足间无不让人心悦诚服。好似老天爷格外厚爱,恨不得把世间最好的秉性都集在他的身上。


就……就是个子小小的、皮肤白白的,好像以前阿娘做的糖糕……


呼天抢地的聂筠看着自家大哥变红的脸仿佛见了鬼,要命欸,他大哥居然会脸红!?是想什么姑娘了吧,哪家姑娘如此英勇?!!


借他几个胆子也不会去问他大哥的!!!


“阿筠,你马上要取字了,宗门长老帮你看中两个,你再从中间选一个。”


他大哥聂麒字明玦,寓意是希望此子凡事果断坚决,可他觉得大哥坚决过了头,聂筠看了看选中第一个,“大哥,我选好了。”


怀桑,心怀桑树不敢忘。


“字是好字,就是太文人了些。”聂麒皱皱眉头,其实他想说这两个字文绉绉的聂家人的字应该是豪气冲天,可话在嘴边硬是咽了下去。


算了,看在家族几位长老的份上,他可不想重温几位长老痛哭流涕的模样。


“过几天我会送你去蓝家,这次再不过我就打断你的腿!”聂麒道,“我和蓝涣有事相商会在姑苏带上几天,所以你最好还是老老实实的!”


蓝老先生曾教过他,何况他的确找蓝涣有事。


“阿瑶?”蓝涣温声道,“不知聂宗主为何找我师弟?”


聂麒也是心血来潮,此刻正在暗骂自己呢,“久闻雾里看花之名,聂某想与他切磋一番。”


“实在是不巧,阿瑶陪金公子出去了,聂宗主不如改日?”一旁的蓝湛冷漠点点头,心中诧异兄长居然会说谎。


是了,蓝涣在说谎。从聂麒出现在面前他不喜,听到他嘴里念着阿瑶的名字更是让他心生别扭,身体本能排斥聂麒的到来。


聂麒不明白为什么听到孟瑶的名字会不由自主,默念清心咒,嘴上却一晃而过,提起聂筠的学业来。


此刻聂筠正在对魏婴江澄诉苦,“魏兄江兄你们不知道上次我成功灌了酒,蓝涣一反公子如玉的形象,那嗓门简直比我大哥还要高,最可怕的是居然还记得蓝家的家规,说要看着我默写一遍,真是苦不堪言啊。”


“没想到蓝大公子反差会这么大,不过蓝二公子也不差,问什么答什么,说什么做什么。”魏婴道,“你们肯定想不到蓝湛居然喜欢毛茸茸的小东西,尤其是兔子,正巧我今日抓到两只送给他去,看他收不收。”


“你们忘了挨的一顿打了?”江澄反唇相讥,“若不是蓝涣蓝湛第二天没有提,你们就不是挨打这么简单了。还有魏婴,你可收手吧,蓝湛肯定恨你到骨子里去。居然还想抓兔子,人若不收怎么办?烤了吃吗?”


“知我者江澄是也。”


“啊,云深不知处禁止杀生,魏兄你……”


“你们在这里啊。”金子遥走过来,“聂二公子,聂宗主正在找你,快去吧,他好像很生气。”


“生气!?”聂筠惊恐地叫道,哆哆嗦嗦往金子遥身后躲,“金兄,救命啊!!!”


“你怕什么,无非就是打一顿罢了。”


聂筠天生不是练武的料,聂麒罚他一是毁了他的宝贝书二是逼他练几个时辰的刀。金子遥轻轻微错一步,“师叔、温宗主、聂宗主。”


完了、完了,这下大哥知道我在云深不知处干了什么我的宝贝铁定是留不得啊。


“聂!筠!躲在他人身后成何体统,给我滚出来!!!”


“大哥、大哥,我错了我错了,再也不敢了!!!”


金子遥点住自己的耳边穴道走到蓝珩温昀身边递过两副塞子,没办法,聂家人天生就是嗓门大,就算聂家人“和颜悦色”说话也比其他人高出几个声调,蓝家家规根本拦不住。


温昀一脸讨好给蓝珩戴上耳塞,小瑶儿果然贴心,要不是阿珩的师侄他早就收为弟子了,难得蓝家几千条家规的地儿出了个机灵体贴的人……


聂麒教训完不成气的弟弟后看着一身金衣的少年,“金小公子,在下聂麒,家弟给添麻烦了。”


“聂宗主客气了。”努力按住心中的波涛汹涌,金子遥行礼,“不知聂宗主来云深不知处何事?若需要阿遥帮忙阿遥义不容辞。”


云深不知处好歹养了他这么多年叫阿瑶也就罢了,剩下的也就是金光善夫妇和哥哥嫂子,其他人要是叫阿瑶也得看看有没有资格。


说白了就是,有事说没事滚。


“如此,聂某在此先谢过金小公子了。”聂麒很明显听不出来,“聂某想与金小公子切磋一下,如何?”


一旁的金子轩顿时没好气了,“聂宗主,阿遥今日与我游玩已经累了正要回房休息,恕不奉陪。”


哼,聂家刀法一向没什么准头,万一用了那什么煞气伤了他的宝贝弟弟可怎么办。


“阿瑶,以后离聂家人远点,伤了可怎么办。”金子轩喋喋不休,“聂麒心性暴躁长得凶,下手肯定没轻没重的,那柄霸下也邪的很听闻是不见血不回鞘……”


金子遥满头黑线地答应,阿凌出生后哥哥一改以往话少的形象,若是可以金子轩能够说上一天。这次金子轩打岔是因为感觉到聂麒对自己的态度吧。


“老板来两斤甜糕。”


“阿凌那个小家伙又缠着你买东西了?”


“哥,阿凌才一岁多些,吃也吃不了多少的。”小心翼翼收好糕点,拽着金子轩的手臂往前走,“哥你看这个好不好看……”


天青色的剑穗随风轻拂,金子轩很宝贝这个剑穗,他弟弟送给他的呢,这几天他的心情出奇的好,尤其是在摆脱聂麒的时候。


说起来聂麒真是吃错药了,天天缠着阿瑶说切磋,他第一次感谢在云深不知处不准私自斗殴的蓝家家规,省了不少麻烦。


庆幸的是他们在一个月后会结束求学之路回到兰陵,不用每天对着苦大仇深的聂麒了。

评论(3)

热度(34)